主页 > 日报当下 >所谓的尊敬,是「如实看待他人」 >

所谓的尊敬,是「如实看待他人」

2020-07-10


所谓的尊敬,是「如实看待他人」

哲学家:具体上要从哪个部分开始比较好呢?当教育、指导和协助揭示了「自立」这个目标时,它的入口在哪里呢?确实令人很苦恼吧?不过这其实有一个明确的準则。

年轻人:请说说看吧。

哲学家: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尊敬」。

年轻人:尊敬?

哲学家:是的。教育的入口,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年轻人:又是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也就是所谓尊敬父母师长、尊敬上司的意思吗?

哲学家:不是的。假设以班级来说的话,首先你要对孩子抱持着「尊敬」的想法。一切就从那里开始。

年轻人:我吗?对那些连安静五分钟听别人说话都办不到的孩子吗?

哲学家:是的。不论在亲子之间或公司组织中,任何一种人际关係都一样。先由父母尊敬孩子、上司尊敬下属;在角色上,由站在「教导的一方」去尊敬「受教导的一方」。如果少了尊敬,就不会产生良好关係;没有良好关係,言语上就无法沟通。

年轻人:不论是什幺样的问题学生,我都要尊敬吗?

哲学家:嗯。因为最基本的是「对人类的尊敬」。不是尊敬特定的他人,而是不论家人或朋友、擦身而过的陌生人,甚至是一辈子都不会碰面的外国人都一样,要尊敬所有的人。

年轻人:唉,您又开始在说那些道德上的大道理了!要不然,就算是传教啰。正好,我先趁这个机会说清楚。学校教育中确实也有公民道德这样的课程,也占了相当的分量。我承认,有许多人相信这份价值。

不过请您也想一想,为什幺我们需要特地告诉孩子们这些道德上的理论?那就是因为这些孩子本来是不道德的,更进一步来说,人类就是不道德的!呿,什幺「对人类的尊敬」!您知道吗,不论是我还是老师,在我们灵魂深处飘散的,根本是一股令人厌恶而不道德的腐臭!

劝说这些不道德的人类,叫他们要有道德,要求我必须有道德,这正是一种介入、是强制,就只是这样而已!您所说的论点充满矛盾!我再重複一次,老师您所说的理想论在实际生活中没有任何作用。更何况,您叫我到底要怎幺去尊敬那些问题学生。

哲学家:那我也再重複一次:我并不是在谈论道德。然后还有一点,正因为是像你这样的人,才非得让你了解尊敬、进而实践不可。

年轻人:算了吧,我可是敬谢不敏!我并不想听这种充斥宗教意味的空泛言论,我要问的是那种明天就有可能实践的具体内容!

哲学家:所谓的尊敬是什幺?我来说明一下吧。「所谓的尊敬,就是如实看待个人,是一种可以了解他人的存在是独一无二的一种能力。」这是与阿德勒同一年代,在受到纳粹迫害后,从德国逃到美国的社会心理学家弗洛姆所说的话。

年轻人:「可以了解他人的存在是独一无二的一种能力」?

哲学家:嗯。如实去看待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且无可取代的「那个人」。弗洛姆还加上了这一句:「所谓的尊敬,就是对他人可以如实成长发展成他自己的模样的一种用心观照。」

年轻人 这是什幺意思?

哲学家:不试图改变或操控眼前的他人;不附带任何条件,如实认同「对方现有的样貌」。没有任何尊敬的方法更胜于此。而且当一个人「现有的样貌」能获得他人接受时,应该会因此得到莫大的勇气。因为所谓的尊敬,也就是「鼓励(赋予勇气)」的原点。

年轻人:不对!那并不是我所知道的尊敬。所谓的尊敬,应该是指那种衷心希望自己也能成为那样、带有憧憬嚮往似的情感才对!

哲学家:不是的。那不是尊敬,而是畏惧、是从属依附、是信仰。那不过是完全没有看清对方,单单只是屈服、惧怕于权力或权威之下,是种崇拜虚幻假象的态度。

尊敬(respect)这个字源自于拉丁语的「respicio」,有「观看」的意思。首先就是以对方原有的样貌看待他。而你,什幺都还没去看,也不打算看。不要将自己的价值观强行加诸在他人身上,「他自己」就是对方这个人的价值所在。更进一步协助对方的成长与发展,这才是所谓的尊敬。试图操控他人、纠正他人的态度,一点也没有尊敬的意思。

年轻人:……只要接受原有的样貌,那些问题学生就会改变吗?

哲学家:那不是你可以控制的。也许会变,也许不会变。但是藉由你的尊敬,学生们将一个个接受「我就是我自己」的事实,重新找回迈向自立的勇气,这应该是毫无疑问的。至于要不要运用那份重新找回的勇气,就看他们自己了。

年轻人:也就是要「课题分离」?

哲学家:对。我们可以带他到水边,却不能强迫他喝水。无论你是多优秀的教育家,都无法保证他们会改变。但也正因为没有保证,才会是无条件的尊敬。首先非得由「你」开始做起不可。完全没有附带条件,不论你等待的是什幺样的结果,要踏出最初那一步的就是「你」。

年轻人:但是,这样岂不是什幺也没变?

哲学家:在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情,是不论多有权力的人都无法强求的。

年轻人:什幺事?

哲学家:「尊敬」与「爱」。比方说,某家企业的领导人是很强势的独裁者。员工们也确实唯命是从,看起来很顺服的样子。但那不过是基于畏惧所表现出的服从,连一丝丝「尊敬」都没有。即使大声喊叫:「你们要尊敬老子!」也没有任何人会听从,心只会越离越远而已。

年轻人:是啦,是那幺说没错。

哲学家:而且当彼此之间没有尊敬,也就不会有身而为人的「关係」存在。在那样的公司里,不过就是一群具有螺丝、弹簧、齿轮之类「功用」的人聚集在一起。儘管有着机械式的「动作」,却没有人做着身而为人的「工作」。

年轻人:欸,别再拐弯兜圈子了!总归一句话,老师您的意思就是说因为我不受学生尊敬,所以教室里才会乱糟糟,对吗

哲学家:即使一时之间感到畏惧,却还是不算尊敬吧。班上会乱成一团也是理所当然的。对于班上的混乱,束手无策的你採用了高压手段,藉着力量、惧怕,不由分说强制他们服从。的确,短期之内或许可以期待有所成效。见到他们一副注意听讲的样子,可能让你觉得鬆了一口气。不过他们……

年轻人:……根本就没在听我说些什幺。

哲学家:是。孩子们所服从的不是你,而是「权力」,连丝毫想了解「你」的心都没有。他们不过就是摀着耳朵、闭上双眼,等待愤怒的狂风暴雨过去而已。

年轻人:嘿嘿,是像您所说的没错。

哲学家:会掉入这样的恶性循环,也是因为你错失了主动尊敬学生、无条件尊敬的第一步。

年轻人:您是说,错失了那一步的我,不论再做些什幺都不可能行得通了,是吧?

哲学家:嗯,就像在一个空蕩无人的地方大声喊叫一样。当然,他们也不可能听得见。

年轻人:就算是吧!我要提出反驳的事其实还有一大箩筐,我就姑且把您的话收下来再说。那幺,如果老师您所说的是正确的,也就是以尊敬为起点去建立关係的话,究竟要怎样表现出我们的尊敬?难不成,叫我要用爽朗的笑容对学生说「我很尊敬你唷~」这样吗?

哲学家:所谓的尊敬,并不是用言语来表达的。而且对于像这样挨过来的大人,孩子们能很敏锐地察觉出对方的「谎言」与「心机」。一旦察觉到「这个人在说谎」,从那瞬间开始,就不会产生尊敬的念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