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区影音 >人权律师兼诗人拉真达‧撰写脱衣舞孃陈惠珍自传 >

人权律师兼诗人拉真达‧撰写脱衣舞孃陈惠珍自传

2020-06-16


人权律师兼诗人拉真达‧撰写脱衣舞孃陈惠珍自传五十年代艳名震动马新的脱衣舞孃陈惠珍,其传奇的一生让人惊叹,曾获得提名2005年年度诺贝尔文学奖的着名人权律师兼诗人拉真达(Cecil Rajendra)是在陈惠珍临终前5年,认识了这名奇女子。他说,在普罗大众的印象中,陈惠珍就是一名脱衣舞皇后,其实私底下的她也擅长烹饪。因此,在他替陈惠珍撰写的自传中,也要求陈惠珍分享她的食谱,让读者看到舞孃背后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一代脱衣舞孃陈惠珍是在1987年病逝,她不只是槟城,甚至也是马新老一辈人士共同记忆里的一部份。槟城着名人权律师拉真达是在1981认识着名奇女子陈惠珍,当时他的身份是她的代表律师,为她处理一些事务。尔后数年间,两人从陌生逐渐变得熟络,陈惠珍向他提出写传记的要求,也以白纸黑字清楚写下只授权拉真达一人撰写她的传记。“她不喜欢录音机,所有的内容都是我当时逐句写下来的。她受教育不多,却能以马来话、福建话等跟我交谈,所以我的书都儘量引述她的原语来表达,让内容更生动。”“脱衣舞皇后”陈惠珍传记《No Bed of Roses:The Rose Chan Story》于早前推出后,即引起华社关注,也获得非常鼓舞的迴响,令拉真达有意为新书翻绎成中文和马来文版,以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代脱星传奇的一生。逝前只托拉真达写传记虽然拉真达是国内闻名的诗人兼律师,前后也出版了21本的诗集,但他所写的诗歌皆以英文为主,《No Bed of Roses》是拉真达的第廿二本书,也是首本以非诗集且以人物传记撰写的书籍;早前他在新书推介礼上就已获得令他惊喜的反应,不少人纷纷询问他是否有出版中文版本,公众热烈的询问让他产生了把《No Bed of Roses》内容翻绎成为华文的计划。他在接受《》访问时说,虽然陈惠珍已作古26年,但她空前绝后的大胆作风令见识过的人仍然津津乐道,并勾起不少人对这个传奇人物的好奇,人们对这一代脱星的传奇一生也只是从各语文报章的报导中得知一二。儘管在陈惠珍逝世前数年,曾有不少出版社找她接洽出书之事,但陈惠珍最终只委托拉真达为她撰写自己既坎坷又璀灿的一生。多才多艺舞者活出自我洋名Rose Chan的陈惠珍于1925年在中国苏州出生,27岁时凭着精湛舞技和表演,在那保守年代令一众男人们看得瞠目结舌,惊得魂魄出窍。在五十年代歌舞表演鼎盛时期的马来亚,陈惠珍更赢得了脱衣舞女王声誉,红极一时。拉真达说,陈惠珍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专业舞者,不只自行编舞,演出的服饰也是自行搭配,她能从众多舞孃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业内的佼佼者,是她苦练得来的成果。她甚至把个人的独特舞技带到海外国家,包括德国、法国、英国、澳洲、印尼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等。陈惠珍凭着自己的努力,自力更生,同时也巅覆俗世价值,活出自己,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逝世26年传记才完成陈惠珍当年以强女行为闻名,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蟒蛇缠身和让摩多辗过其驱体等精彩表演,在陈惠珍晚年时期与她结识的拉真达坦言,他曾在15岁时试图窜入她的表演会场观看其演出,不过始终不得所愿,这也是他非常遗憾的事。虽然陈惠珍逝世已有26年,但拉真达直到去年才正式完成这本传记,算是了却她的遗愿。《No Bed of Roses:The Rose Chan Story》描写的是陈惠珍在中国贫困的童年、她在吉隆坡和新加坡的生活,还有她个人的奋斗史。随着这本传记大获好评,拉真达有意再推出一本撰写槟城着名音乐的书籍,这些音乐包括闻名的比南利经典表演歌曲、槟岛市政局首个乐队的点滴等,希望籍此纪录和回味那些年曾经脍炙人口的歌曲。晚景凄清的一代脱衣舞孃陈惠珍不仅深植在老槟城人的脑海里,她甚至也是马新人共同记忆的一部份。根据槟城着名作家杜忠全新书《老槟城的娱乐风华》,大世界的中央舞台除了提供剧团演出之外,当时也是脱衣艳舞的表演场地之一。当时的表演舞台是相当简陋的板墙棚寮,而不是完全密闭式的;但人们还是得以两毛钱购买门票入场,因为逢上艳舞演出之时,剧团往往会以剧迷旧地重游的贺幅来隔绝视线,遮盖场外窥探的缝隙。当时的社会风气比较开放,脱衣舞是允许公开演出的,甚至可在报章上刊登广告。不过随着七十年代舞台被拆除后,都里也成为老槟城人的生活追忆了。诗集翻译成多国语言身为马来西亚杰出的诗人,拉真达的诗集荣获不少奖项,他于1965年首次出版的诗集,也曾获提名2005年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所出版的诗集更被翻译成多国语言,风行于五十多个国家,粉丝无数。不过,拉真达坦言,这些荣誉其实只是过眼云烟。他强调,他作诗并非为了获得别人的肯定或讚赏,纯粹只是为兴趣及抒发己见。他打从中学时期与诗结缘后,即欲罢不能,常常投稿校内或是校外的杂誌。题材多样化擅长以诗点评时事的拉真达,爱以时下最热门的课题“入诗”,或以讥讽或以抨击的方式来表达他的不满,涉猎的题材也非常多样化。他除了非常重视人权课题,对环境的变化也异常关注,因此近年的他也通过诗歌来唤醒大家对保护环境的醒觉意识。拉真达热爱自由,这些年来坚持不加入任何非政府组织或政党,就连现时人手至少一部的手机,他也不用。儘管他写诗的成绩亮眼,他坦言自的成就在本地的文学界并没有获得重视,好比近年来大搞的乔治市文学节庆,他从未曾受邀出席,相反的,他常受邀出席国外的讲座,好比丹麦,主办单位对他的应邀非常重视,各方面的照顾也非常週到。无论如何,身兼人权律师和诗人,他始终把焦点和大部份的时间都放在写诗歌上,对他而言,触动人心的诗歌可以流传千古,永垂不朽;他也透露,他的诗歌还被用于国际和英国GCSE英语文学考试设置文本,殊不简单。作为职业律师,拉真达也常以本身的专业,不畏强权为槟城当地人争取公正的权益。也是马来西亚人权协会前主席的拉真达,在八十年代是我国首个开设免费法律谘询服务中心的律师。懂多一点:人生三部曲陈惠珍的身世,既曲折又坎坷,年幼时的遭遇、成名时的风光及晚年时的凄戚,有如人生三部曲,形成强烈的对照。陈惠珍于1931年6岁时从中国苏州随养母来到吉隆坡生活。16岁嫁给年纪比她大两倍的码头督工作四太太,但因着养母的贪婪,她的首段婚姻只维持了数个月。尔后在经济来源断绝之后,她到夜总会下海当舞女,以跳舞谋生。与蟒蛇共舞她红极一时的演出,就是把蟒蛇搬上舞台,再脱得精光,和蟒蛇一起跳舞。她的表演极为开放,甚至是泰国老虎秀(Tiger Show)的“祖师娘”!她那香艳刺激表演绝技据说是取材自中国民间的杂技,以下体开瓶盖、“玩乒乓球”,都是陈惠珍的拿手好戏!五十和六十年代是陈惠珍的事业高峰期,大红大紫时期的她赚了不少钱,也做了不少的善事。1976年陈惠珍在淡出她的演艺事业,并利用名气与时间,为许多慈善活动募捐,许多慷慨解囊的,都是她过去的熟客。她一生有5个丈夫,她的丈夫有马来人、印度人、华人……晚年时期因为乳癌而在1987年逝世,享年62岁。/副刊‧报导:林艾婷‧2013.12.11



上一篇:
下一篇: